您的位置:使用最方便的微信素材网 > 文化杂谈 > 文字的起源与“良渚文化”有关?
  • 标题:文字的起源与“良渚文化”有关?

预计阅读量 6854阅读/10000粉丝 说明:预计阅读量是经本站测试得出。

说明:
高级会员可点击进入【复制到您的公众号】,进入后里面的内容界面是经过本站专业的编辑排版好的,您只需要复制粘贴到您的公众号内即可。
素材图片: 文字的起源与“良渚文化”有关?
素材内容:

有多位学者认为,文字的起源与“良渚文化”有关。有的干脆断言良渚黑陶上刻划的,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。在良渚出土的黑陶器上,发现有文字符号后,如卫聚贤先生以《中国最古的文字已发现》为题,予以论述和评估。卫先生亢奋地呼吁:“黑陶文字虽不多,又不能认识,但为中国最古的文字可以断言,希望拨款交学术机构研究发掘,当有大量收获,更好的成绩。”

文字的来源说法纷繁,结绳是其中普遍接受的一种。有趣的是,我们良渚也包括几乎整个浙江,都有这样一句俗语,“你忘记性大,就在裤带上边打个结”。从前,无论男女,每个人都要系上一根长长的裤带。说这同“结绳记事”的传说有联系,我想并不牵强。因为人的思维发展,一是迫切需要,二有条件许可,即物质基础。三还要操作简便。这“结绳记事”,可能是孕育文字的开始。《周易·糸辞下》云:“上古结绳而治,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。”郑玄曰,“事大,大结其绳,事小,小结其绳。”我以为首先要考虑的是数字。狩猎的计数,物物交换中所涉及的“多少”。据《中国文化词典》称:秘鲁土族使用过的结绳,是以单结表示“十”,双结表示“百”。

至于“伏羲发明文字说”,《白虎通号篇》:“古之时未有三纲六纪,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........于是伏羲仰观象天,俯察法于地........画八卦以治天下”。与《韩非子五蠹》“仓颉之作书也”。等等,其实伏羲氏和仓颉,都只是代表传说中某一个人类发展阶段的符号。也许他们是积极参与、整理者。汉字只能是我们祖先集体智慧的结晶。所谓“六书”,即造字的规则,是汉代学者通过分析归纳出来的。有说象形,象事、转注、假借。有说象形、会意、转注、处事、假借、谐声。而后多数学者研究采纳许慎的名目和顺序,即他在《说文解字·叙》中所云,称六书为指事、象形、形声、会意、转注、假借。良渚文化与文字的关係,有多位资深考古学家在有关论著的章节中阐述和论证。

说回黑陶,在看了有关图例后我觉得有趣的是,有些“一横横一竖竖”的刻划符号,似在我们儿时看到过的“码子儿”。或曰“码字”。我即到新《辞海》里去寻找。谁知道十分令人失望,在“码”的条目里只找到了“码头”,古为“马头”等云云,仅寥寥几行。好在我对“码子儿”有较深的印象,还能记得起来,但必须求证。

 

要认识“码子儿”还得从良渚文化时期的独木舟谈起。舟,《易·系辞下》:“刳木为舟”。刳,即剖挖。将大木头破开制舟。那当然是用划桨划的,或用竹篙撑的,最古老的“船”了。而后的而后才有了盖有芦苇蓬和用橹摇的大船。由于我们良渚文化地区的水路开发早,首创承载客、货的航船。先看到从元代开始,随后又检到在宋时就有了航船。宋,赵彦卫《云麓漫钞》:“今浙西临流州县,凡载行旅之舟,谓之航船。”故在我区有方言称行船、开船为“航船”。

我们这里旧时就属“浙西行署”。我的外婆家地处金缸漾边,是条大河。过去有两家“隔壁娘舅”,一逢“单”一逢“双”地,轮流开着两只航船;以吹海螺为号,一早“嘟嘟嘟”的,有人在河埠上招手即停。或搭乘人,或带货。目的地是当时的大镇——三墩。当天返回时,又重复一下路经河埠。店家都在所带的物件包装或盛载器具上用红笔打着多少钱多少钱的“码子儿”。所谓“打”是写得快的意思。我的记忆力还可以,尚能书写出这1至9的系列数字的“码子儿”。码子儿即:1是一竖、2是两竖、3是三竖、4是X、5是笔画的左折和右折相交、6是一竖与一横相叠、7是一竖与两横相叠、8是一竖与三横相叠、9是又字上加一点。

这种原始的数字符号,过去连没有文化的小商小贩也读得出来,能不说它也是一种文字符号?又觉得奇怪的是,罗马文数字的“1、11、111”,即“1、2、3”,与我们的“码子儿”完全相同,并也从“6”后开始重复“1、11、111”做加法,只不过“码子儿”是一竖下加横的“一、二、三”而已。并同为“6、7、8”。也许,人类的思维发展有许多共同点,如数字是急需的,而又力求简易。发声打招呼亦然,一声“嗨!”能使全世界的人读懂,或曰听懂。关于属于文字音韵部分的所谓“反切”,两个字的声音相叠拼出一个声音来,我在良渚附近的石桥头求学时接触到过。是一位唤李骞的小伙伴教我学会的。用的是当地方言反切,即“郁吉、願几、舍者、舍子、瓦古、路督、触绝、扒伐、卷于、凿则”,也是数字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”。“舍”的良渚方言读“所”。这不是商人用的行内暗语,而可以“反切”出“语言”来,如当地方言的“我”可以用“瓦古”,而“你”可以用“里低”拼合出来。也许它是而后发展到注音符号,以至标准普通话音韵的古老祖宗了。

有个迟到可喜的消息是:行将失传的“码子儿”数字符号,在将完稿时发现被收录在良渚文化地区的老《辞源》增订本里,经核对除“5”以外,我们的记忆是准确的。我们记忆中的“5”是笔画“折”的左右相交,而征订本的“5”是不封口的“8”字。经请教多位长老认为是写法不同:我们常见的为草书,而收录的是行书。

我讲的“码子儿”,和由良渚方言“反七”出来的数字和语言,就像黑陶器上的文字符号一样,或近或远,应该都是良渚文化的传承。其中或许也有宗教的影响,譬如道教是从巫术演绎而来,如果你研究或追溯一下“你知道吗?”这句话的由来,即能明白道教的广泛性,且要你知的是“道理”,即老子的《道德经》,为道教“官方”语言。但时间一长,也就淡化成了“你知晓”或“晓得吗”的代名词。道教中方术之士所谓驱鬼的符,和旧时家家户户门前所挂的“辟邪”的符,这都与文字符号有关。以至演绎到画“押”,甚至而今尚流行的“签名”。须知中华瑰宝——汉字,就是从文字画、文字符号中走过来的。

  • 下一篇:没想到中国这十个人竟然蒙骗了国人上千年